首页 > 热点资讯 >新闻内容

“租客惠”惠生活

来源:租客网 2020年07月08日 17:11

作为社会主力的年轻一代,年轻人他们的消费观念、偏好与方式正越来越多地影响着消费升级的走向与趋势。从消费诉求上来看,年轻消费者非常注重消费体验感受,效率、自由、科技感是他们最希望得到的体验。



从消费品类分布上来看,休闲娱乐、生活服务等成为了新生代消费者的主要消费去向。随着信息时代的到来,中产阶级和年轻一代成为了当仁不让的消费主力。

年轻人没有家庭压力,宁愿花大部分收入去享受,也不愿意“背负房贷”,承受巨大压力。对于年轻人来说,租房过更能享受到生活的美好,能用有限的资金,过上更好的生活,是他们一直不懈追求的。



除了购物消费,在住房租赁方面,年轻租户也从单一的环境需求,升级到对效率、服务质量、等方面的需求,因此,租客网等高品质租赁平台也应运而生,品质租房成为租房人群的新诉求。而据笔者了解,租客网在不断提升租赁品质的同时,还开展了“租客惠”项目,致力于为所有年轻租客带去更好的体验感以及实惠。



“租客惠”是租客网为所有租客带去实惠的项目,不论你是吃喝玩乐,选择了租客惠,到处都可以享受到实惠!满足年轻人的所有消费需求!租客网的所有会员可以享受到优惠商家的推送,以及付款时的“优惠买单”,使用便捷,无需提前购券,也没有指定消费,会员在付款时可直接享受到租客惠的优惠折扣,而且没有次数的限制哦!



年轻的一代,正在用自己的消费习惯与观念构建自己精神领域,而租客网也一直在丰富自身,为所有租客更多的便捷与福利。加入“租客惠”,到处都实惠



相关推荐

租客网:打造属于年轻租客生活的新天地

年轻人,身上有说走就走的性格,对于他们来说,生活是用来享受、欢乐的。年轻人,喜欢合居,热闹、party是永远谈不尽的话题。年轻人,爱交朋友、爱尝试,吃喝玩乐更是生活中不可缺少的部分。年轻人对租房最大的需求是什么?是装修精美,配套设施齐全,还是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利?其实对于年轻人来说,租房时最重要的并不在与物质方面的享受,更在于精神方面,他们的精神需求,已经超过了物质需求。深知年轻租客的需求,租客网通过质量、服务双重保障,为年轻人打造了一片属于他们的天地,属于他们的生活方式。而据笔者了解,在此背景之下,租赁行业的“独角兽”——租客网,在自身租赁业务得到高速发展,并一直帮助租客这个群体解决问题的同时,又有了新的“大动作”——开展“租客惠”项目。“租客惠”是什么?顾名思义“租客惠”是一个能够帮助所有租客带去实惠,并且带去便利的项目。租客网的所有会员可以享受到优惠商家的推送,“租客惠”无需提前预定,或消费指定产品,使用“租客惠”可以直接享受到买单时的优惠,并且不限次数,优惠幅度更大。“租客惠”项目,不仅能为租客带去实惠与便捷,对于商家、公寓运营商以及写字楼运营商来说都是一个很好的机遇。首先,商家入驻“租客惠”,可以得到品牌曝光度的全面提升,当租客在使用“租客惠”时,每浏览一次,对于商家来说都是一种宣传,其次商家还可以借助租客网平台的影响力,进一步推广自身品牌,扩大品牌知名度。而且租客网平台还拥有众多用户流量,选择加入“租客惠”对商家来说,最重要的是能够带来营业额的上涨。其实,不止是“租客惠”项目,为了更全面的为年轻租客提供高品质的租住服务,提升租客们租赁时的体验感,租客网一直在不断为年轻人打造专属的租客文化,从文化娱乐到运动健身,从物质保障到精神关爱,从提供一个优质无忧的住所到吃喝玩乐全有,到方便又优惠的“租客惠”……租客网让所有租客享受的不仅仅是租住空间,还有文化与关爱,让租房变得简单和快乐。

2020年04月29日 13:47

迪士尼如何在危机下再次“自救”?

本文转自微信公众号: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作者:杜威,题图:电影《花木兰》官方剧照美国第三大院线Cinemark的CFO肖恩·甘布尔近日在电话会议上向投资人透露,Cinemark计划从7月1日开始一个州一个州缓慢开放影院,并计划用时1-3个月时间实现影院全面复工。然而,Cinemark的CEO迈克·佐拉迪态度更为谨慎,他表示(7月份)并不能完全确定,目前美国政府和地方官员尚未对他们明确表示7月是否能营业,一切都还是未知数。伴随着确认病例不断攀升的情况,疫情下的北美娱乐市场依旧不容乐观,作为“龙头老大”的迪士尼从《花木兰》撤档的一声枪响后,不断面临着各项损失的“噩耗”,全球电影项目档期重排、头部项目制作停摆、主题公园相继关闭、电视广告业务严重下滑等坏消息接踵而来,迪士尼也被迫在这个特殊时期展开自己的“止损”自救方案。究竟,在这场“大疫情”下,迪士尼损失了多少?这一个月的时间,迪士尼又拿出了哪些“缓解方案”?百年公司的迪士尼,迪士尼并不是首次面对外部的经济大危机,过往的“劫后重生”又有哪些借鉴意义?一起走进疫情笼罩下的迪士尼。迪士尼损失了多少?3月10日,《花木兰》在洛杉矶举行了盛大首映礼,主演刘亦菲、李连杰、甄子丹悉数到场造势,刘亦菲更是以一袭凤凰裙吸引全球关注目光。首映结束后,《花木兰》在社交媒体口碑爆棚,北美的观影声浪空前高涨。然而,这场由迪士尼操盘的盛大首映礼,却成为疫情之下最后一场吸引全球目光的线下电影发布会。3月12日起,新冠疫情在北美全面肆虐。一夜之间,3~4月份好莱坞影片全部撤档,迪士尼也先后宣布将旗下包括《花木兰》《黑寡妇》等7月份之前上映的电影全部撤档。《花木兰》剧照随后,电影《尚气》《小美人鱼》、剧集《洛基》《旺达·幻视》等迪士尼头部项目摄制全部暂停。除此之外,迪士尼全球六大主题公园全部关闭,停业期限已经从3月底延长至“另行通知”,旗下的商店、酒店也停止营业。另外,重大赛事的全面停摆,也让迪士尼有线电视业务的广告收入遭受重挫。此时,华尔街的分析师们已经开始想要弄清楚疫情将会给迪士尼的主要业务造成多大的损失。据外媒消息,迪士尼主题公园在2019年贡献了约68亿美元的营业收入。北美分析师伯恩斯坦据迪士尼财报等公开财务数字推算,如果迪士尼被迫关闭全球所有主题公园30天,该公司的收入可能会减少近20亿美元,相当于该公司当年预期收入的2.5%左右。单就美国主题公园关闭30天,就可能让该公司在2020年的收入减少15亿美元,盈利收入减少8.03亿美元。迪士尼首席财务官克里斯汀·麦卡锡也在今年2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仅关闭上海和香港两个公园,可能让第二季度的总收益损失1.75亿美元。Needham的分析师在3月13日的一份报告中说,迪士尼上半年大部分电影作品撤档,该公司将其对电影部门2020年未计利息、税项和摊销前利润的预期下调了2%,至31亿美元。而伯恩斯坦则认为迪士尼全年电影部分收入预期将下降19%。据悉迪士尼影业2019年1-3月份季度营收为21亿美元,业务部门的实际利润为5.34亿美元。另外,诸如像《尚气》和真人版《小美人鱼》此类头部电影的停拍,迪士尼每天将损失30万至35万美元。而在如今无限期的停摆情况下,迪士尼面临的损失也必将成本增长。《小美人鱼》海报除此之外,迪士尼的整体媒体网络业务,包括其广播和有线电视频道,在2019年带来了75亿美元的运营收入。如果利润贡献巨大的ESPN无法播出之前安排的赛事,不得不寻找其他方式来填补这些节目时间,其广告收入可能会下降,成本可能会上升。Needham的分析师称迪士尼2020年有线电视业务的利润预期下调了6%。而就在4月17日,Netflix股价市值达到1940亿美元,史上第二次超过了迪士尼。在今年2月份,迪士尼的估值超过2500亿美元,但截至发稿,其市值下滑至1830亿美元,缩减36%,670亿美元。由此可见,“家大业大”的迪士尼的各方面损失将是空前巨大的,并且随着疫情的不断扩散,迪士尼遭受的经济损失也将成倍扩大。回看迪士尼百年历史,迪士尼遭遇的经济危机并不少,而在一次次危机中,迪士尼都找到了新的机遇,从而异军突起,成为巨无霸式的娱乐大亨。历史上的经济危机,迪士尼如何化险为夷?众所周知,迪士尼的传奇始于“米老鼠”,在上世纪20年代末,美国泡沫经济正在走向崩溃。1928年5月,“米老鼠系列”第一集《疯狂的飞机》上映。紧接着1929年~1933年爆发的经济危机,整体社会低迷的美国市场,因“米老鼠”幽默呆萌的形象IP出现,变得有了些许活力。迪士尼与“米老鼠”也得以家喻户晓。经济危机过后,美国经济衰退,大量工人失业,被社会分工限制的女性更难有机会工作。在整体美国社会还未复苏情况下,迪士尼公司也受此影响面临破产,美国社会和迪士尼都急需一部影视作品振奋人心。1937年,迪士尼出品的《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横空出世,并引起空前反响。作为世界上第一部动画长片,迪士尼公主系列IP的开山之作,在当时席卷了800万美元票房。《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剧照美国上世纪30年代遭遇重大经济危机的同时,迪士尼创作了的“米老鼠”与“白雪公主”两大经典形象IP,与“口红效应”经济理论应运而生,让迪士尼品牌得以享誉世界。1987年10月,“黑色星期一”股灾爆发。当日全球股市在纽约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带头暴跌下全面下泻,金融市场陷入巨大恐慌。当时,迪士尼股票一度下跌了42%。但这时,迪士尼的实景娱乐项目开始铆足马力。迪士尼运用1955年建立的加州迪士尼乐园、1971年建立的奥兰多迪士尼乐园,继续开展线下实景娱乐项目。同时,迪士尼乐园与乔治·卢卡斯针对“星球大战”IP第一次合作,推出首个“星河之旅”主题项目。与此同时,第一家迪士尼专卖店在加州GlendaleGalleria开张。1989年,迪士尼世界“迪士尼-米高梅影城”正式开幕,迪士尼乐园经典游乐设施“飞溅山”也投入吸客。致力于线下实景娱乐的成功开发,让迪士尼在1989年中期股票反弹到历史最高点。虽在1990年有所下滑,但很快在1992年初反弹到历史最高点。又到了2000年,互联网泡沫引发的股灾对迪士尼来说最为严重,一度其股价下跌了70%,直到2011年才重回高点。2005年上任的CEO罗伯特·艾格可以说是拯救迪士尼于水火。在他任职期间,通过多次并购影视公司、储存各类IP,让迪士尼持续保持活力。2006年,迪士尼以74亿美金购买皮克斯公司,2009年,迪士尼斥资42亿美元收购惊奇漫画公司(漫威前身),2012年又宣布以40亿美金收购卢卡斯影业,2019年,迪士尼又以710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21世纪福斯公司,这些大体量的并购都为公司贡献了无数优秀的IP。并购之外,艾格还将触角升到了更多国际市场,其中重点发力的落脚在了中国。漫威宇宙系列在中国攫取巨大票仓,上海迪士尼乐园也成功投入运营。漫威10周年合影在2005年艾格接手迪士尼之前,公司的市值约为550亿美元,至他2020年2月卸任前,迪士尼公司市值曾一路飙涨到2300亿美元。艾格期间,迪士尼也正式成为了世界级的娱乐巨无霸。迪士尼在每个危机阶段都能当机立断找到一个战略落脚点,并全力集中猛攻。虽然百年迪士尼的道路并不一帆风顺,但每一次都能凭借精准的战略侧重“化险为夷”,结合时代注重内容、开发多线业务、线下运营实景娱乐、战略并购囤积IP、远征国际市场等等举措落实,都将迪士尼引领到更高一个台阶。行至今日,疫情之下,迪士尼股价近期至高下降40%,就像之前所有的低迷时期一样,迪士尼又将如何利用其标志性的品牌名称、强劲的资产负债表和多样化的业务来抵御冠状病毒危机,这一次它会有怎样的战略侧重凸显呢?运营方式改革才是核心“自救”?强如迪士尼,在面对疫情危机的情况下,也不得不和多数商业公司一样,作出员工停薪待岗、高管自降薪酬等常见“节约成本”的方式。据美国中文网报道,奥兰多迪士尼世界乐园的4.3万名员工,将与4月中旬起开始无薪放假。关闭期间,公园仅保留约200名员工从事必要工作。迪士尼或将员工休假期间的医疗、牙科和人寿保险等福利保持一年。迪士尼表示:“由于没有明确的迹象表明我们什么时候可以重启业务。我们被迫做出艰难的决定,采取下一步行动,休假目前不需要工作的员工。”相对应的,3月底消息,迪士尼高管也将集体减薪。据《好莱坞报道者》获得的一份迪士尼内部邮件,迪士尼现任CEO鲍勃·查佩克将减薪50%,而现任执行董事长罗伯特·艾格自愿放弃全部薪水。副总裁级别的员工将减薪20%,高级副总裁减薪25%,执行副总裁及以上级别员工减薪30%,且没有明确截至日期。对此次迪士尼停薪、休假决定,海内外媒体基本有两股声音,悲观者认为美国人没有存款的习惯,“停薪即失业”,没有收入来源的他们只能等着政府的救助金,无论你的家庭是否背负贷款,有失“人道主义”。而又有报道传闻,迪士尼该举措就是为了让员工有资格从美国政府最近通过的经济刺激计划中获得补偿,迪士尼合理利用政策补贴,节约自身成本。迪士尼高管减薪、员工无薪休假能虽能缓解迪士尼经济压力,但是相比核心业务的损失,这一点资本回收也是杯水车薪。对此,3月23日迪士尼公司将发行新债券,筹集近60亿美元,来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危机,以解决现金流紧缺的燃眉之急。根据SEC的备案文件显示,迪士尼发行的债券利率位于3.35%至4.7%之间,到期时间为2025年至2050年。迪士尼公司表示,“疫情的爆发以及防止其传播的措施影响了我们的业务。我们已经关闭了主题乐园,暂停了巡游和喜剧表演,推迟了电影在国内外上映时间,以及遭受了供应链中断和广告销售的影响。”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3月,迪士尼以710亿美元收购21世纪福克斯,这一项交易使得迪士尼的债务加剧一倍,达到480亿美元。为了振奋市场信心,早在4月初迪士尼就率先制定出旗下近30部作品的新档期,布局2020年7月至2022年7月两年之间的全球档期安排。壹娱观察(ID:yiyuguancha)整理了迪士尼旗下近30部作品档期安排表,通过图表可以看出,迪士尼7月份之前的作品全部更改档期。头部作品《花木兰》《黑寡妇》《永恒族》《奇异博士2》《雷神4》都有3~6个月的档期延迟,以规避自身之间档期冲撞。《夺宝奇兵5》更是有一年多的缓冲期。而本年度档期稍后,中等体量的影片《披头乐队:回归》《王牌特工:源起》目前未调整档期。由此可见,迪士尼的电影作品已经重新清晰布局了未来2年之间的全球重要档期,相较于其他电影公司的后之后觉,迪士尼再次抢占全球电影市场先机。除此之外,就目前而言,在迪士尼各项业务可能陷入“冰点”的时候,流媒体方面的Disney+、Hulu却让迪士尼欣慰不已。2020年4月9日,迪士尼发布报告称,旗下Disney+服务推出约五个月后,全球付费订户已超5000万。该公司在2月初召开第一财季财报电话会议期间披露的付费会员数量仅有2860万订户数量,也就是说Disney+两个月时间内就激增了75%,这无疑是受到了新冠病毒大流行的推动。Disney+也成为美国10岁区间订阅用户最高的流媒体,因为相较其他游玩支出,父母每月支付6.99美元就能让孩子们得到相当丰富娱乐资源。Hulu的付费用户增至3070万,ESPN付费会员增至760万。付费会员的增长,广告收入的提高,让其实现营收39.87亿美元,增幅334%。以Disney+,Hulu为首的流媒体业务成为迪士尼为数不多的实现营收业务板块。影院的无期限关闭,流媒体业务的几何增长,正反对比,也让迪士尼开始开始将更多院线电影直接上线Disney+等流媒体平台的就更加容易理解。内容项目方面,4月8日迪士尼宣布,原本定档5月29日上映的《阿特米斯的奇幻冒险》将取消北美院线上映,而是选择直接在其流媒体平台Disney+线上播放,成为迪士尼首部放弃院线发行,转而上线Disney+的影片。随后,罗伯特·艾格透露,《阿特米斯的奇幻冒险》不会是唯一的、受新冠疫情持续影响的,将有更多影片跳过院线直接上线Disney+。《阿特米斯的奇幻冒险》剧照其中,命运多舛的《新变种人》就很可能放弃院线发行,直接上线Hulu。一场疫情,极大改变了群众的娱乐方式,迪士尼在线下运营的投入调整将会板上钉钉的事情,而早已被迪士尼摆上重中之重的流媒体必将迎来全面的阶段性侧重,然后令人担忧的是,Disney+备受期待的头部项目《旺达·幻视》《洛基》《猎鹰与冬兵》等还处在制作停工的阶段。疫情危机之下,百年的迪士尼或许也无法从现有经验之中,制定出针对此次疫情带来的冲击,但迪士尼没有停下,连罗伯特·艾格,这位曾创下无数辉煌战绩、年前宣布卸下迪士尼CEO并准备明年10月正式退休的迪士尼核心人物也重新走到了管理的第一线,并对接下来迪士尼的运营规划进行了战略调整,或将永远地改变运营方式,迪士尼又将被这位传奇人物重塑。不同于前几次的经济危机,除了迅速确定战略侧重点外,运营方式的全面改革也将是迪士尼必须“硬扛”下来的。等待迪士尼重塑后的模样,或将再度引领整个行业的新变革。

2020年04月19日 01:45

租客网:租房故事|最重要的,其实不是房租

有没有想过?到2020年,第一批90后就彻底奔三了,在还贷的泥潭里挣扎着,又或是即将迈进沼泽。其实在两年前就有报告显示,90后租房人群已经占比39.9%,首次超过80后,成为租房主力。而我,是个觉得“租房生活”也还不错的95后。01.2017年毕业后,我和男友一直处于异地恋,耐不住他的央求,后来,我辞了南方的工作来北京找他,工资6000元。我们在海淀租了一个卧室,2580元一个月。我公司有房贴,每个月1500元,男友给我500补贴,日子过得还算安稳。工作都很忙,我们平时各吃各的,周末去外面吃饭。半年后,单位给的员工的房补没了,我让他和我AA房租,他不愿意还把平日里的零碎花销也算的清清楚楚。我提了分手,拿到年终奖后,决定北京我不待了,爱情我也不要了。知乎上也有个帖子,大意是,情侣租房,为什么不能AA制?大家都是出来打拼,挣得都是辛苦钱。02.没过多久,我决定,回南方找工作。在2019年春节前就把工作落实了,在上海新天地附近,节后可以直接去上班。在搞定了工作之后,住哪儿也是很棘手的问题。原本我打算住的远一点房租省一点,看了大半圈之后才发现原来“在上海租房尽量避开1、2、3、5、6、8号线”这句话是很有道理的,因为这几号线会让你挤到绝望。租房经验告诉我,住处最好是跟着工作地点而变动的。早高峰太恐怖,所以后来我宁可房租稍微高一点,也要保证住在公司附近。我能接受的最长通勤时间是30分钟,如果通勤时间能压缩到骑车5分钟的话,9点上班打卡,每天8点多起床就够了。03.最终,我拿出了工资的35%,和朋友在西藏南路租了套老房子,房租总价8500元一个月,她出4500元,我出4000元。房租是贵,但是房子很不错,是老洋房。每次走进弄堂都能感受城市拥有的浓厚的文化底蕴。我们租的房子在顶层,层高很高,房东重新布置过软装,白色为基调,干净利落,墙壁挂了一幅幅摄影作品及设计画作,我喜欢坐在老式灯泡下的吧台边品尝咖啡机磨出来的浓郁热腾的咖啡两室一厅,房间偏小,但客厅连着开放式厨房,特别适合朋友来聚会。麻雀虽小五脏俱全,我和室友把它叫做“瞳孔”小窝与80后的租房“前辈们”不同,作为95后,我对于租房最关心的问题已不再是租金,而是生活品质。拿我身边的的同龄人举例,就有近2成的人愿意拿薪资30%-50%去租房。我觉得,90后人群正逐渐成为租房主力军。对于租房的选择,我更加看重个性化,不爱标准化。我这一代被称为互联网的原住民,大部分人高度地被社交网络虚拟化。所以,我并不仅仅满足于居住,还有强烈的社交需求。虽然,每次都对小区里拥有5套房的王大爷佩服的五体投地。但,有时候想想,其实,如果有房子能让我稳定地租一辈子,配套服务水平和社交功能也好的话,我又何必买房呢?对了,最近在我身上发生了个小对话也挺有意思的——“父母和周围的世界仿佛一夜之间老了,你能体会那种无助感吗”?背着300万房贷和20万车贷还生了一胎娃的同事突然转过头问我。我一时语塞,无厘头的回了句:“也是,我都开始长法令纹了”。今年,她31岁,我25岁。她买了房,而我却还在大城市里享受着租房的便利。(文章摘自网络,侵删)

2020年04月07日 16:12